广告作品赏析

吴楚宴:游艺者智——读刘运良先生艺术作品有感

2020年09月04日 22:01    点击:4685  我有话说(0人参与)



1

当年在美丽道画廊的一个展览上,经乔德龙老师介绍。我结识了刘运良先生(1956年-2017年)。那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我们握了握手。乔老介绍他时就简单说了刘先生不失为大病初愈。再介绍我时,他似乎听得有些吃力,我能明显感觉到他是竖起耳朵在听。隔三差五的,他还顾不得世俗的礼,干脆靠近我们了,然后把脸一侧听我们讲话。为此他在后来的一个聚会上还专门给了我一个解释,那时我才知道原来是他一边耳朵的听力不够。我很惊讶他的那一个态度。

 

让我们结缘的美丽道画廊我只去过三次。其中有两次都和刘先生见了面了。海口的美丽道画廊当年真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无论现在人们何如把它遗忘,何如把它议论。但它确实奉献过它应该奉献的那一份努力。

 

2015年10月,刘运良参加中国油名家四川青神写生活动

 

第二次见面的背景我是很难记起来了,只记得一照面一打开怀抱,我们都笑了。我们轻轻的拥抱了那么一下,他松开手时,真觉得他松得很慢很慢,一边手像是在分开,一边手却像是在继续拉近,他像是在端详我脸上的一样什么东西。那样的慢或许是让我轻易忽略其它背景的主要原因之一。过了许久他仍在微笑着看我,感觉他的话都在那一只大手里面了,这给了我很多个错觉,以致我当时就以为他真是一个不善于暑假补习话语表述的精神分析学家。
 

2015年10月,《竹林人家》完成了

 

之后每次见面他总是要拥抱我一下。然后就是问我新近的创作状态。最后才聊他的一两个创作方面的问题。他很愿意和我分享自己的一些构想或构思。哪怕是半年后再见面时他仍然会记得我说过的一些构思。也仍然还会聊及自己的那一个构想,所不同的是,此构想曾经不完全是他当初的那一个构想了。

 

2

先生的万能是大家所铁案如山的,在没怎么见过他更多的名人字画出售先头。我就见过他很多动人的陶艺作品。我是在海口西海岸见到他的那一些作品的。它们多是人物造型。那天同行的人还有很多,但也许是我当时看得太认真,看得快将入迷,于是他干脆不走了。他像是有意要照顾一下我这个才相识不久的年轻人电影。
 

2016年2月。刘运良在三亚家中创作

 

一开始他并没给我讲创作这些作品的相关事迹或经验。他不说,我们真像是他手出的另两个陶人。之后我们边走边聊,我们都意识到了。那是一些曾经远离地炉和黑土地的陶艺作品。我奇迹会轻轻抚摸作品的某一局部。现在完美无缺想见。当时我的每一次抚摸都能引得他笑出声来,似乎是我的手曾经抚摸在他宽大而有力的手掌心铃声下载上一样。
 

《心游像外》系列之《6G时代》(油画)刘运良

 

有关他与陶器及海南红坎岭的故事很多,那是一段特定属于他的人生历练。那是一种锻炼。那样的锻炼是他借自己肉体和魂灵与水,土。木,火相交熔才进行的。在那样的情景中或场景中,人大概是很难界别得出苦和乐的界限的,陶泥陶土成型越多。人的情感挽回机构被激发且深化的就会越多。那炉火就会更加灼亮和美好。在紧张的劳作和创作一段时间之后。在作品出窑前的某一个黄昏,先生和本土的工人们就会大碗喝酒,就会大口吃肉。他们张开臂膀竭力地唱。有的人甚至拥抱着脸对着脸拼命地喊,直到录播系统的声音都给喊哑了,真不清楚那出来的还是否一种雄性的歌声?也许是吧?也许是否歌声曾经不再显要了,因为他们全都变了,人人都是潮红的,他们已有神助,他们有无穷的气力!
 

《心游像外》系列之《复活岛》 油画 刘运良

 

这群语言不大相通的人,喝酒喝急了的时候谁都觉得自己很高贵,在那么几个瞬间,他们都很鄙视现在的迷你电饭煲,都很鄙视现在的便携式煤气炉或是昆山市煤气灶修理。
 

《东坡魂》之《别海南黎民图》(国画) 刘运良
 

天色完全暗了下去之后,也不知道是谁赶劲头的又喊了一声,之后突然有那么几个人收脚后便嗖嗖的站了起来。其中就数刘先生站得最高。他是借着自己的木凳子站上去的。他们立时光辉四射。或如正在燃烧的松木,有如烧得通红带黑的高大的陶型人。
 

3

在田野劳作和创作。先生是那样的昂昂,在司溟多变的黑土地上,他时而像个孩子,时而是个可敬的汉子,那么在画室里或是在书房里呢?他会是个什么状态呢?他在画室工作的样子我真没见过。他在书房笔墨里的状态我也没见过,我只见过他的木质画架。见过他的画笔和ps调色板快捷键,见过他的学生写字台和文房四宝。在某些人心中,其情景和物件也能够持续给后人以言语或是暑假补习话语。它们是先生的特定之状态。这净余“思”,我想看就能够“看”得见了。

 

《心游像外》系列之《觉囊沟记忆》

 

因为有过多年的陶艺成型或塑造之感觉,加之长年的文房四宝之体悟,所以先生的架上油画创作也带有那些艺术类型的特定之风范及意趣。在赏读他近年创作完成的一批风景俄罗斯油画作品欣赏时,我一次次感受到了它们的“相通”之意象。这些同极相斥异极相吸却相通的“语言”是因为同一个人。这个人是人们能够确定的刘先生。就像“精兵”和“父亲”可能会出自于同一个人,亲情和敌情都可能出自同一人或是同一幅画,就像丹东陶宜家,作家和画家无异出自“刘先生”的那般情景。

 

无论是指对李小峰从艺40年还是指对一般的读画者,若想不断的拓展自己的艺术域,有这样的意识还是很有必要的。所以在有所需要时人才可能以较平和的心态去对待与之相关的那一些画作。以及相关画作的某一些事物。它们确是刘先生所表现的“对象”,它们既是先生设想的对象,是先生情感挽回机构的对象,也是读者可能要面对的特定之对象。

 

《东坡魂》之《东坡鬻器图》(国画) 刘运良

先生和我一期有聊过这单方面的好几个问题。他在这些方面的降低敏感度要远超当代很多的所谓同道中人。他常说“感觉”时的那一些感觉,其实是极其丰富和神秘的。那样的神秘带有他特定的人生经历,如没有相类似的一些经验或意识,一般人看他画作估斤算两看了也只是一般的看了那般简单。
 

4

个人暑假补习话语或书写时往往能带出关于自身的其他的“特定之经验”,刘先生暑假补习话语时以及油画时也会自然的带有及带出陶艺,中国笔墨。甚至是当下社会问题或现象等经验相关项。有些经验或有所意识会明显惠及赏读精神分析学家的艺术品交易。

 

《石之魂》之《天光》(油画)刘运良

 

先生的俄罗斯油画作品欣赏中,《血祭》《6G时代》和《复活岛》着三幅画作我记忆很是深刻。镜头中的场景我素昧平生。人一期有缘的形象。图景或场景是磨灭不掉的。储存这些的也不一定是人的企业头脑风暴培训,更决不会是某一个企业头脑风暴培训,这全世界能储存形象或景象的事物还有很多。它们不一定是同一回事,但它们是相类似的。就这样的类似。它们在特定条件下会使得物物完美无缺通感。感刘先生是深懂此道的。

 

《心游像外》系列之《血祭》(油画) 刘运良

 

“血”,“祭”。“血祭”,这样的字眼或意仿佛很百感丛生的。一旦作为绘画题材,它们就不一定是“字眼”和设想所能展现的那一些“意味”了。有的画家也许会把它们表现得更符合当下的个人之目的,表现得更加的暴力;有的画家也许会把它们表现为符合当下的社会之目的。刘先生偏重于后者。也因为是绘画作品,所以刘先生最终唯其如此把可能是最关键的那局部安排在了美的问题上面。他最后的镜头是可见的美妙的水粉或色调,是可感知的简洁之图式。在这样的画作先头。是否留存有祈愿或祈祷,那已不是他所能完全把控的现象了。因为它们从来都不是绝无仅有的关于人的灾难和良好之意愿。将来或许会生有这样的一个现象:在展游戏厅里的游戏,更多的观者能看到的不过是一幅美好的俄罗斯油画作品欣赏。罢了。人们一般决不会想到思想后面还有思想,真彩油画棒画层下面还有很多的油彩层。他们也不一蹴而就想到这血祭的镜头里面还蕴含人类的大灾难。

 

《雨林·金秋》(油画)刘运良

 

如果不是在特定的环境,广州3d魔幻艺术展游戏厅里的游戏很少有人能在画作前行些良好的愿望。即便是在更庄严的镜头前面。他们至多是被震动了那么一小会儿而已。我完美无缺想见的是。是镜头遮蔽了无数的颜色或是其他,但是,时常把镜头遮蔽却不是所谓的镜头,而是更多的人心和人面。值得庆幸的是,“人是要死的”。血祭覆盖了血祭,艺术覆盖了艺术,一次又一次的理智覆盖了疯狂覆盖了疯狂。死亡覆盖着死亡,没人能知道哪天是个开始,哪天才会真的结束。这方面我和先生做过一次较深入的探讨,我以为先生的这一幅画作曾经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了他的那一些思想。

 

在《6G时代》这一幅画作里面,先生所表述的是他对当代科学或科技所获得的一种感知状态。单方面,人们努力的把各种科技成果鉴定证书貌似合理的安排到它们应该有所作用的地方上去,单方面,“科技”也在有形或无形地安排着人们的生活。安排科技的人和被科技所安排的人,它们都是人。偶发性它们是不同的人,偶发性它们确是同一个人。我们经常为某一样新发明的科技及其产品而欢呼着。它们确实给我们带来某方面的便利,我们又不断的被它们扼住着。对此人们是如此的茫然。人们又是如此的清醒。人类的清醒从来就没有覆灭过人类的无知或茫然。

 

《东坡魂》之《与赵孟得图》(国画) 刘运良

 

糊涂的也是真人真事的。清醒的也是真人真事的,它们都在“人”的身上作用着。这本就是个奇迹,本就是个奇丽的现象。先生为此思考了很长一段时间。人清醒地认识到人是糊涂的,小孩子叛逆期怎么办?就凭某些人的理智就能预防到来日的那一切?亘古。理智的就从来不消失过。科技的也从来就从来不消失过。那么多的那么多的理性,那么多的那么多的科技,它们都作用过了,它们也可能还在作用着。这一幅俄罗斯油画作品欣赏所表现的那样的生活环境真就是人所需要的吗?这样的生活一定就是人真需要的美好的生活方式吗?就此我曾问过先生,他简单的回了我一句,“我这里是无解的。”
 

理性,它们在时空里并不至于都是井然不紊的。它们或许曾经疯狂多时了。人最有可能看到的是事物的某一面或是某几个面。不幸的层面还在。它们不止是特定的某一层,它们或是无数层,它们不断的在时空里翻转。它们也许是有序的翻转,也许是无序的变幻。事实比设想中的还要可怕。

 

《诗画云天》之《红霞满天》布面绣花舞鞋女式油画 刘运良

 

这痴女系列作品番号中,我对《复活岛》这幅画作也很有感情。我所看重的也许是“复活”,也许是“岛”,也许是它们之所有。无论是厚薄法或是透明法,此作都表现得很得体。石头群保留着油画笔价格的笔法,这和夏天大面积降温设备的真彩油画棒的反复覆盖形成对比。更令我赞叹的是。这样的对比又被一大片的祛斑怎么去的钴蓝。深蓝和紫色融合成的色调所吸引。它们在镜头中隐隐闪现。加上那一划闪电,感镜头效果很是生动,也很神秘。指对造型技法,指对用色技巧。这镜头几近完美。

 

刘运良书法《陋室铭》

 

除外,先生还有足够多的优秀的绘画作品,借创作过程的“更多感受”,他完美无缺挡住现实中点某一些问题的冲击。他之所以是因为造句能达快递怎么样就这些优秀作品,定是他曾经化解掉了别人所不好应对的更多问题。这只是站在我前面的这一个“他”,而不是其背后的更多的他或是他者。与生活中的豪放与和易不同,先生在艺术上是一个有勇气的画者,多年前他拉开的是画家与画家的区别。他拉开的是画作与画作的那一些区别。拉开的是自己画作和他者画作的那一些区别。它们就是那样的富有生机或生气。也因为它们是他去世前所完成的一系列的成熟作品,所以作品中点所蕴含的那一些光芒似乎又暗合了他生命终点的这一些光辉,这无疑又给他的这些作品添加了一些神秘而沉重的人的命运之色调。

 

5

作为一个精神分析学家,特别是作为一个探险家,先生言谈时的模样很是动人。他录播系统的声音洪亮,其饱满情感挽回机构的语调很是动人。这与他的体魄和脸庞都很般配。这样的感觉不像是修养出来的,倒像是一种难得的天赋。我们老家热爱文艺的年轻人电影甚至是老年人便秘怎么办都愿意称呼他为“妹夫”或是“乐东女婿”,这现象在海南乐东地区是很罕见的。人们能够愿意这样,可见先生的人格之魅力。
 

刘运良展览馆内景

 

去年我在广州二沙岛办了展览。那是我平生的第一个图片展,期间先生就在广州住院。我始终以为他在北京那边,直到先生离世近年我去他家里拜访他时,他和蔡姐才笑着告知我了,说那时候他们就在广州。但因为担心我也许会分心而影响到那一个展览,所以他们始终按着不说。他们始终通过各种信息关注着我的那一个展览。就展览过后海口所发生的某一些事情看来,我能感受到他们那样的关注和爱护是很深沉的,是无以伦比的。那是一种难以承受但我还得必须承受的难以言表的爱。

 

刘运良展览馆内景

 

没拜访他先头。我得到的信息是他身体曾经恢复得大同小异了,见到他时,他还是那样的笑容满面的反义词。他真是个高明的伪装者!一个小时还多点,他竟然忍着疼和我谈了好几个问题。他的那一种难受是我后来才听说到的。我一向是个异常敏感的人。但那天我却是真粗心了,我完全意识不到他脸上丰富的变化和躯体的扭动其实是因为自己身体实在是特别的难受,而不是全是因为我们真是聊得太开心了或是聊得太痛快了。
 

篆书:“东壁图书府,西园翰墨林”(作者刘运良)

 

篆书:“天然黑白画,一曲广州到阳春物流”(作者刘运良)

 

据说先生临走前的那几天,他意识还是很清醒的。每到饭点,他会用灯语告知蔡姐,让蔡姐带亲人或是朋友到外面去吃饭。那样的灯语我没亲眼看到过,但听朋友描述,感觉他的那一个灯语真是很特别的。说他那样的灯语谁都能够可见来。那真是一个表示人们快去吃饭的特定之动作。

 

 

青年书画家沈恒巨,1977年生。海南乐东黄流人。幼时热爱军事文化,崇拜韩信和项羽,后倾力于书法绘画领域。他强调“两个积累”同时进行的学习方式,一是积累别人的语言,一是积累自己的语言,以重返自然倾听天道游戏官网作为自己的艺术指南,“我行于野”,困难重重,走一条非学院非体制的艰辛之路。在困惑与挫折中屡屡窥见意外的光亮,催生不同阶段的艺术创作,一一显现其独有的艺术气质。2002年创作俄罗斯油画作品欣赏《〈家族百年〉系列》,20032015年3月5日至15日2004年10月创作《〈山海经〉插图系列》《〈安徒生童话故事全集童话〉插图系列》,2005年1月创作丙烯作品《〈南印度洋海啸〉系列》,2006年创作丙烯作品《‘特例’系列》,2007年创作水墨《‘褶皱裙’系列》《‘倾斜’系列》,2008年创作《〈南方草木〉插图系列》,2011年7月问世《吴楚宴日记》,2013年创作水墨作品《‘龙’系列》《‘羊’系列》,2013年10月在海口水举办《 吴楚宴名人字画出售展》,2015年创作《‘我行于野’系列》油画风景作品,2016年3月出《吴楚宴绘画宫崎骏作品集》,并在广州二沙岛成功举办《我行于野:吴楚宴油画风景黄伟文作品展》,2016年10月在海口举办《‘野’的另一期:吴楚宴油画风景黄伟文作品展》;2017年9月在深圳举办《五斗堂十年藏吴楚宴名人字画出售展》。

 

 

刘运良(1956—2017),别号南陶秃子,麻林峒人,1956年3月出生于湖南省自考报名新宁县政府网,毕业于湖南师范大学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油画专业,师从著名探险家肖惠祥等学习油画。他常年累月醉心丹青。痛快山水,行走四方,在东西方的划分艺术之间寻找一种灵性表述,不断追问人与自然动物世界蛇之间永恒的主题。领悟各种艺术门类的精髓,速写,歌赋。书法,陶艺等方面均有疆域。

 

2005年,刘运良来到海南岛地图高清版,先后创办海南东坡哈佛,《新海岸》杂志和刘运良艺术空间,使劲地推动海南文化艺术。2011年起,刘运良进入全新的创作时期。所创作的“海南三魂”《石之魂》《东坡魂》和《骑楼魂》,开创了海南人文画系列创作之先河。《东坡魂》尤以其磅礴的势焰,细腻的ps毛笔笔触笔刷下载和历史的有情怀的人,得到杂技界和学界的高度肯定,被誉为刘运良国画创作的一个高峰。刘运良步入一种创作的社会转型期。画风大变,其油画《诗画云天》《心游象外》及国画《一花一世界》等痴女系列作品番号,文学性与通俗性交互融合,尤其是带有更鲜明个人特质的《心游象外》系列,以谦恭而又超然的视角。致敬世界著作权登记保护范围内不同文明,叩问人生真谛,流露出的对生命的渴望,对人与自然动物世界蛇之间终极价值的近义词的追问,具有一种打动人心的效益。

 

他的画品和人格魅力受到广泛好评,被认为是一个艺术全才。他一生勤奋创作,完成数量惊人的艺术作品,诗文朗诵和日记,留下一座丰厚的艺术宝库,是一位待后人发现其艺术价值的近义词和终极人生追求的纯粹精神分析学家。

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请小心文明用语并遵守中华中华共和国中华共和国有关法律,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万兆上网行为管理而第一手或书法的价值的近义词的见解引起的法律义务。

网友姓名:    匿名   验 证 码:    
全部评论(0)
    回去顶部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