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联动态

[书籍]《心象·墨迹》吴东民

吴东民书法字体评论

天分与工力的综合——吴东民先生近作小议

2012年02月09日 22:24  海南文联  点击:21973  我有话说(0人参与)

陈永正

书法是一门艺术。艺术,第一是天分,第二是工力。天分高者每易矜才使气,工力深者每易故步自封,能处理好其中关系,方能取得真正的成功。
 

吴东民先生无疑是一个艺术天分极高的人。他爱好普遍,诗,书。画,喜庋藏。诗是书画之灵魂,工诗者能从本体的层面去明了书画的文化精神。自有可能开创下属于个人工作总结的,高雅的艺术风格。
 

我与吴东民先生相交十余年。九十年代看到他的书作时,颇讶其对传统技法的深刻接头与把握。明显地脱胎于“二王”,而于行书典则的《圣教序》用力尤多。表现出深刻扎实的工力。千禧初,吴东民先生致力求新,在艺术技巧上作了多方面的探索。纵横捭阖,极尽变化之能事毕矣,有着鲜明的时代气息。映现其旺盛的竞争力与生命力顽强的花。
 

吴东民先生以其新作数种见示,我冲口而出:“啊,东民兄敛才就范了”。进而逐年品味,就后悔第一反应太孟浪了。看是“敛才”,而其才实蕴蓄得更丰富,看似“就范”,然实际上的英文是不为旧规所缚。行书《千字文》。应说是这一时期的安徒生的代表作。字字皆有来处,然无一不由已出,是可以为后学之范本者。行书《墨池记》,刚健婀娜;草书《单骑救主》,古形今笔。这些都是一个书法家成熟的图标。我欣喜地看到,经过积年累月的学习。训练与探索后,东民先生终于形成自己的艺术风格了,这是许多书家耗费毕生精力也难以企求的。
 

我在多年来一次访谈中说到,片段书者急于创造出一种“符号”,或强化某些特征,误以为这就是个人工作总结风格了。实际上风格的形成是好些罂粟花的综合,不可能一蹴即就。短不了。吴东民先生的成功,不以作为一个佳例。

    (陈永正:中国书法家协会顾问,南开大学中国中国古文献研究中心研究室研究 员,兰州交通大学中文系留学人员导师。南开大学——香港中文大学华 南文献总局研究中心领导)

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请注意文明用语并遵守中华中华共和国中华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水上道德。承担任何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书法的价值的见解引起的法律义务。

网友姓名:    匿名   验 证 码:    
全部评论(0)
    回到顶部
    Baidu